您当前位置: 南顺网络>> 官方资讯>> 行业动态

快播错失一个时代,王欣归来后要讲什么新故事?

2018 年 2 月 7 日,王欣出狱。自 2014 年 8 月 8 日王欣被捕,尤其 2016 年年初那场庭审过后,互联网上对王欣的讨论就未曾停歇过。

王欣已然成为一个汹涌的文化符号,即便他已不在江湖太久。

没有太多人知道这三年零八个月王欣究竟经历了什么。有接近王欣家人的人士曾表示,由于监管严格,狱中的王欣难以与外界人士会面,大多数时间只能看一些互联网、经管类、传记类书籍-----这成为他这数年来最重要的消遣。

除此之外,再无音信。

在去年 11 月透露王欣即将出狱的消息前,王欣妻子最近一次更新微博还是一年前的 1 月。那一次,她还是像以往一样感谢网友,向支持王欣的人们送上祝福。近两千条评论里,有一条点赞最高:“嫂子,王哥一定会东山在起的”。

如今来看,年近不惑的王欣正在向这个美好的希望挺进。知情人士向腾讯《深网》表示,早在王欣出狱前夕,王欣已经在与多家文娱产业公司接触。而出狱当晚就与姚劲波等人会面,或许也表明了王欣重出江湖的意愿。

只是,属于王欣和他的快播的时代,早已离去。如今视频行业风云大变,毕竟,三年零六个月的刑期对于互联网,太长了。

这一次,归来的王欣会带来什么样的新故事?

一个时代的过去

与迅雷、暴风等软件一样,快播的兴起同样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

2001 年,刚毕业一年、来自湖南 20 岁的王欣辞去了中国电信一家合资下属公司副总经理的职位,接受朋友的投资在深圳创立了点石软件,开发P2P音乐播放技术。

在那个年代,P2P(对等网络)是互联网绝对的希望之星。由于互联网基础设施偏弱,P2P所带来的点对点网络传输速度有着绝对优势,包括迅雷、快车等早期互联网软件,都在P2P上花了很大功夫。

但痴迷技术的王欣并没有立刻抓住机会。除了技术,当时王欣对公司管理、商业模式之类都不懂,创业团队虽然能迸发各种新的创意,但都因为因精力有限胎死腹中。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对资本缺乏认知,王欣在争取到IDG300 万投资承诺后,却拒绝接受,在随后发展中失去了更多资源的支持。

几经折腾,三年后点石倒闭,王欣的第一次创业以失败告终。随后,王欣加盟盛大集团操刀盛大盒子业务,但随着盛大盒子遭到广电总局封杀,王欣离开了盛大。

2007 年,王欣决定重操P2P旧业,成立快播,并在随后拉来了周鸿祎与曾李青的天使投资。凭借着基于P2P的QVOD流媒体点播系统,快播同时获得了站长和用户的两方面支持:对于站长而言,快播服务器软件可以让电影站站长轻松发布和管理影视资源,且广告权益完全属于电影站;对于用户,由于资源丰富,点播流畅,快播播放体验领先同时代竞品。

2010 年 10 月,快播拿到了赛富基金 400 万美元A轮投资。这时,快播进入快速增长期,用户总数一度超过 3 亿。

然而,鼎盛之下,大行业背景的变化却已经悄然降临。

2010 年前后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兴起,令原先聚焦于PC的老牌互联网公司经受挑战,如迅雷、暴风等快播同时代软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迅速掉队;另一方面,版权时代的来临,令原先只重视大而全、不重视版权的视频网站迎来新的洗牌期。

尤其是后者,为快播埋下了一枚雷。

成也技术,败也技术,但王欣却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到来。

王欣治下的快播,是一家高度技术导向的公司。虽然第二次创业时,王欣吸取了创立点石时的教训,但对包括资本在内的众多技术外问题仍过于轻视。诸如对一般公司都尤为重要的市场销售部门,王欣在一段时间内甚至要求其解散。

过于沉浸在技术的世界里,多少让王欣丧失了对大行业变化的敏锐度。虽然王欣一直鼓吹“只做技术、不做内容”,但聚焦于服务中小站长和普通用户两端后,作为视频源头的版权方并未在快播这种P2P模式中获得任何地位。

这很快引起了相关方面的反击。从 2012 年开始,快播开始因版权问题被密集起诉: 2012 年 4 月,遭乐视起诉; 2013 年 2 月,遭中影集团起诉; 2013 年 11 月,优酷土豆、搜狐视频、腾讯视频、乐视等十余家公司和机构发布“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宣言”,将矛头直至快播等公司。

然而,直至 2014 年 4 月 16 日,快播才迟迟宣布关闭QVOD服务器,停止基于P2P的视频点播和下载。与之对比的是, 2013 年 12 月,作为快播的同类软件,百度影音就停止了相关服务。

在一位行业人士看来,当时的快播比起情况类似的迅雷其实好得多,由于快播的游戏业务快玩发展顺利,甚至在营收上已经占据快播的一半,如若提早转型,或许并不会如此被动。

但一切都已太迟。仅仅在快播关闭QVOD点播 6 天后,快播公司就突遭警方调查;当年 5 月 15 日,快播被吊销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很快,在被罚款2. 6 亿元、包括王欣在内的高管团队被拘捕后,快播最终走向了让人惋惜的终幕。

王欣缺失的时间

王欣错过的时间太久了。入狱前版权时代的来临,再加上三年零六个月的刑期,足以让出狱后的王欣感到物是人非。

尤其是王欣最为推崇的技术,早已不是视频行业的主角。

早在 2010 年,随着各大主流视频网站开始发力版权市场,版权价格水涨船高。由于版权竞争日益激烈,六间房、酷六等早期成立的中小平台无力支付高额版权成本逐渐退出竞争行列,仅留下少数大平台勉力支撑。

这时的视频网站,其技术开支在高额的版权开支面前,已经不足为道。根据艺恩咨询发布的数据, 2013 年时,中国主流视频网站内容版权投入就已突破 37 亿。

尴尬的是,虽然开支上升了不止一个量级,视频网站的盈利却没有发生质的变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视频网站依旧只能倚靠广告盈利;这在庞大的版权以及水涨船高的带宽开支面前,杯水车薪。

亏损阴影之下,资本成了绝对主角;而有能力对视频网站进行输血并帮助其保持第一梯队地位的,几乎只剩下了BAT旗下的三家网站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土豆。

值得一提的是,三家网站中,除了合并后的优酷土豆,腾讯视频和爱奇艺都是视频行业的“新人”。其中,腾讯视频独立域名上线于 2011 年 4 月,爱奇艺上线于 2010 年 4 月。在资本助力下,后发劣势丝毫不会影响网站的发展。

不仅如此,发展至今日,版权甚至都已经不再是视频行业的唯一关键词。

在王欣入狱后,版权困局又让视频网站开始着力发展成本更低的自制剧。诸如搜狐视频这类资金相对不足的网站,依靠自制剧也获得了一定收效。自制剧足以成为视频行业可期的新发展路径。

与之对比的是,这个时代,已经不再适合快播这类以P2P点播技术为核心的工具式软件。

即便剔除P2P点播这一属性,视频相关行业中,当年PC时代辉煌过的工具类软件大多已走向衰落或灭亡:

以解码著称的暴风影音早已跌落主流梯队,依靠VR、电视才焕发第二春;PPS早在 2013 年就被爱奇艺收购,并与其合并;迅雷在屏蔽盗版视频资源后,业绩低迷,直至 2015 年后发展云计算业务,才算逐渐寻找到新增长点。

无疑,王欣回归的2018,距离快播倒下,已经隔了不止一个时代。

归处

王欣肯定会回来,一位熟悉王欣的人士告诉腾讯《深网》。

在他看来,王欣这类人,偏执,笃定,外界很难真正对他们造成影响。这在 2016 年初那场震撼人心的庭审上就可见一斑。

当时面容憔悴的王欣坐在被告席上,镇定的吐出“一个人如果带着偏见来看问题,他会产生无数的错误”,回答法官提问时甚至妙语连珠。这丝毫不像已经关押一年零五个月的人显现的状态。

可以预见,三年零六个月的刑期想把王欣磨平并不容易。已经与王欣会面的姚劲波在微博中表示,王欣现在可以一起讨论AI、区块链等新技术;这让人愈加相信,王欣回归的时间并不会太远了。

况且,快播并没有如预想中消失。

腾讯《深网》经过查询工商信息发现, 2017 年 6 月快播公司仍在对外招聘; 2017 年 7 月,快播公司还补报并公示 2016 年年度报告。有趣的是, 2017 年 11 月,快播公司还通过审批获得了“一种转码加速方法和转码器”、“排序集数据的存储方法及装置”等两项专利。

但知情人士告诉腾讯《深网》,虽然公司尚在,但核心资产早已转移。

其中,彼时快播一块重要资产“快玩游戏”在 2015 年就已转移到另一家名为“湖南快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湖南快玩”)名下,原先的运营主体“上海快玩科技有限公司”则在当年注销。

而外界熟知的快播前员工创立的新华云帆,也与该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据了解,湖南快玩由“深圳市云趣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云趣”)100%控股,快玩游戏的官网备案信息也显示为深圳云趣。深圳云趣的第一大股东为“湖南云拍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湖南云拍”),第二大股东正是新华云帆。

其中,湖南云拍的100%控股人与湖南快玩的法定代表人均为龙振华,此人亦在云帆系旗下多家公司中出现。

王欣与云帆系公司究竟达成了何种协议,目前仍不得而知。

值得一提的是,屡次在王欣报道中出现的区块链业务“流量矿石”,也出自云帆系公司,这也被认为会是王欣出狱后可能从事的创业方向。

但直至如今,腾讯《深网》并未发现王欣在资本层面与云帆系存在任何直接关联。不仅如此,腾讯《深网》亦从多位文化圈人士处了解到,出狱前王欣已经在与文娱相关产业公司联系,近期或有动向披露。

最终王欣归处如何,悬念仍待他自己解开。


编辑:--凌志朋